工业品

关闭
关闭
更多>>
采购商
更多>>
推荐生意圈
  • 圈名:dafa888
  • 圈员数:40481人
  • 圈名
  • 人数
  • 加入
更多>>
生意场
  业,而国内现有技术人才的知识结构满足不了铸造行业技术更新的需要。集团公司核心架构之一的应流铸造所在地地处安徽西部大别山区的霍山县里,大批量引进人才的难度非常之大。顶住舆论上普遍不被看好的压力,应流集团斥资数百万元与合肥工业大学联合创办了一所应流职工大学,并于2012年10月正式开学。这所职工大学依托高校的教学资源,采用全脱产班和半脱产班两种形式招收学员。全脱产班中,既有该企业里的在岗职工,也有从社会上招收的学员;半脱产班里的学员则全部为集团公司中层以上干部和技术业务骨干人员。学校还承担集团员工各种技术和业务技能短期培训工作,每年对铸造工、电焊工、行车工、数控操作工等工种的培训超过2000人次。与此同时,应流集团制定了职工技能考核评价体系,将技能培训考核与绩效挂钩。公司将数控工从3级到8级分为6个技能等级,随着员工不断参与培训、提升技能等级,他的技能工资也在不断增长,3级工技能工资与最高等级的8级工的技能工资每月相差1000多元。能像应流集团这样以企业与高校合作办学的形式培养人才毕竟是企业中的极少数。在有些地方,有些稍大一些的企业会得到“订单式”培训的机会。在有关部门的配合下,高校或者职业院校为企业提供一个短期的、临时性的、量身定做式的职工技能培训。不过,这种培训往往针对规模较大的企业,因为培训的针对性较强,因此只有规模较大的企业才有足够的“学生量”够得上高校开设一个临时性培训班的标准。对于大量存在的规模较小的企业来说,职工技能提升的路子要窄很多。他们要么在本企业里用师带徒的形式,要么送员工到某个关系不错的其他企业里“借助别人的力量”提升技能。这种形式在金河电子这样的企业里很普遍。“送往专业学校里培训的也有,但这种培训通用的内容太多,非常有针对性的内容较少,因此企业会谨慎选择。”金河电子人力资源科科长冯芸芸说。“育”还是“挖”,很难说这是一道选择题企业既然自己“培育”职工存在着很多难以控制的因素,那么一旦遇到急需某类人才的情况,不少企业会更倾向于“挖人”。“在东莞,我们如果想招某类人,只要待遇足够吸引人,很快就能招到。”谈起在东莞多年的创业经历,沈良银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他说,东莞的企业之间,人才流动非常正常。从这家企业培养好的工人很快就有可能跳槽到另一家企业。企业老板之间有时候见面,相互开玩笑说,这叫“互相培训”。此番到安徽投资发展,沈良银同样从东莞带过去一批核心技术人才。像模具操作工、数控机床操作工等技术难度高一些工种,其领班人员基本上都是外地带到安徽的。沈良银觉得,企业自己培养人才有时实在太慢,直接从人才市场上招聘更方便一些。尽管如此,沈良银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企业能自己培养好人才,这当然是最好的结果。“毕竟,对一个企业未来长远发展来说,职工的忠诚度、荣誉感、稳定性,和职工的技能是同等重要的。”为了让企业员工技能尽快提升,金河电子“内部”的办法还是以工资激励为主。对于来自“外部”的技能提升帮助,沈良银认为,他们还是喜欢那种“短平快”的培训。“既想时间短,又希望针对性强。不过,对于小企业来说,零零散散的职工培训,有谁愿意‘送教上门’呢?”沈良银说。对此,常年关注职工素质提升工作的芜湖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总工会主席韩卫民认为,要把职工职业技能培训做实做好,需要充分发挥政府、企业、社会组织和职工自身的积极性,完备职工技能培训相关政策,制定激励企业开展好职工在职培训的政策措施,最终形成职工素质提升的合力。“有关部门应该根据不同层次职工实际需求,应本着‘干什么学什么,缺什么补什么’和个人意愿相结合的原则,组织开展培训。”韩卫民认为,职工职业技能培训的需求已经呈现多样性,在这方面会出现市场失灵、政府又无法“包打天下”的情况。因此,政府政策制定要有底线思维,守住职工劳动技能培训的底线,通过制定一系列切实可行的政策,调动民办机构和社会组织的积极性,共同参与提供培训服务。不管你是在野外拍摄星轨还是在城市街道中心拍摄汽车光轨,你都需要找到一个有庇护的位置以阻隔强风和呼啸而过的汽车带来的气流冲击。我们先简单从这款相机的外观看起,奥林巴斯的OM-D系列保留一贯的家族前脸,总之,捂上LOGO一眼也能认出这就是奥林巴斯的相机。奥林巴斯对其产品造型有着一贯追求,不论复古还是时尚,对颜值都有高要求。E-M1MarkII这款机型在奥林巴斯OM-D系列中绝对算得上大块头,但在可换镜数码相机中,并不算高大。手柄看似不高,但使用起来也还很饱满,小手指也不会无处安放。[详细]